<ins id="dlttb"><nobr id="dlttb"><delect id="dlttb"></delect></nobr></ins>

    <mark id="dlttb"></mark><form id="dlttb"><i id="dlttb"></i></form>

        碩士論文網是一家老字號代寫網站,專業提供代寫碩士畢業論文服務。

        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對尿路感染的意義

        發布時間:2021-07-08 09:02 論文編輯:admin 價格: 所屬欄目:畢業論文

        摘 要:目的 探討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對尿路感染的意義。方法 選取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在大連市中醫醫院就診的260例尿路感染患者,所有患者均進行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比較2種篩查方法的診斷效果。結果 亞硝酸鹽陽性預測值高于尿

        摘    要:目的 探討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對尿路感染的意義。方法 選取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在大連市中醫醫院就診的260例尿路感染患者,所有患者均進行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比較2種篩查方法的診斷效果。結果 亞硝酸鹽陽性預測值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0.05);陰性預測值低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0.05);亞硝酸鹽特異度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特異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0.05);但靈敏度低于于尿沉渣細菌的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0.05)。結論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檢測對尿路感染的篩查效果顯著,各有優劣,在臨床工作中可聯合使用來提高篩查靈敏度,以更好的服務于診斷。
        關鍵詞:尿路感染 實驗室診斷 亞硝酸鹽測定 尿沉渣細菌計數 篩查

        尿路感染是臨床的高發病。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和醫學技術的不斷提高,多種檢驗方法逐漸被應用到尿路感染的檢測中,尿路感染檢測技術也逐漸成熟[1]。臨床上,常用的尿路感染篩查方式有2種,即尿常規臨床亞硝酸鹽檢測、尿沉渣臨床細菌計數[2]。本研究旨在探討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對尿路感染的意義。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在大連市中醫醫院就診的260例尿路感染患者。其中,男性患者180例,女性患者80例;年齡21~63歲,平均年齡(45.20±2.30)歲;基礎疾。焊哐獕50例,冠心病5例,糖尿病4例。排除腎炎、腎結石患者。納入標準:在入組前半個月未使用其他影響尿液檢查結果的藥物;臨床資料完整。
        1.2 檢測方法
        本研究使用全自動尿常規分析儀、細菌鑒定儀以及相關配套試劑。采集中段尿,嚴格按照無菌操作原則進行操作,女性需清洗外陰后進行樣本采集,將樣本放置于無菌試管中,之后進行檢測。采用全自動尿常規分析儀測定患者尿液亞硝酸濃度,在血平板上進行操作,使用接種環,之后將尿液放置于恒溫箱內,對于患者的尿液亞硝酸濃度采用全自動尿常規分析儀進行測定,溫度設置為37.2℃。在48 h后取出培養皿,觀察菌落情況。
        1.3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18.0統計學軟件對數據進行分析。計量資料采用表示,組間比較行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n(%)]表示,組間比較行χ2檢驗;P<0.05表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亞硝酸鹽陽性預測值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陰性預測值低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亞硝酸鹽特異度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特異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但靈敏度低于于尿沉渣細菌的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2。
        表1 尿沉渣細菌計數測定結果(n)

        表2 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結果(n)

        3 討論

        尿路感染好發在絕經期后的女性或性生活頻繁的女性中;颊叩闹饕R床表現為尿頻、尿急、尿痛、腰痛、惡心嘔吐等癥狀。近年來,該疾病的臨床發病比例呈逐年升高趨勢[3],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由于臨床癥狀不突出,很容易被誤診或者忽略,給患者帶來了較大的痛苦。該疾病是由病菌侵入尿路的內皮造成內皮環境破壞所引發的一種疾病,臨床根據尿路感染患者感染部位的不同將其分為上尿路感染以及下尿路感染,部分嚴重者會患有單純性膀胱炎以及腎盂炎等[4-6],甚至會出現不同的全身癥狀,對疾病的診斷和治療產生嚴重影響[7-8]。目前,尿路感染的主要診斷方式為尿細菌培養檢查,尿細菌培養檢查需要1~2 d,費用高,耗時較長,給患者帶來沉重經濟負擔的同時,會耽誤患者的病情[9]。因此,對尿路感染的準確診斷非常重要。長時間的尿液培養,耗時長,效率低,準確的診斷是臨床急切的需求[10]。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以及醫療水平的進步,檢驗儀器和水平得以提升[11]。經尿細菌培養有助于判斷疾病類型。其中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與尿沉渣細菌計數由于費用低廉,且耗時短,受到臨床醫師和患者的青睞[12]。本研究結果顯示,亞硝酸鹽陽性預測值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但陰性預測值低于尿沉渣細菌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亞硝酸鹽特異度高于尿沉渣細菌計數特異度(P<0.05);但靈敏度低于尿沉渣細菌的計數,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雖然亞硝酸鹽檢測在臨床泌尿感染診斷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但并不能直接診斷為尿路感染,因為會有假陽性的可能;當出現陰性結果時也不能代表沒有尿路感染,可以從2個方面解釋,一是亞硝酸鹽敏感度不高,只有33.5%,因此,不能排除已經感染但是并沒有檢測到的情況;二是如果患者在治療前注入了大量的利尿劑,或者產生大量的維生素C,也會出現假陽性的可能[14-17]。對于尿沉渣細菌計數,當標本受到污染時,可能會出現假陽性。因此,要結合2種檢測結果才能更好的診斷尿路感染,防止漏診情況的發生,耽誤患者的病情。
        綜上所述,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陽性的預測效果好,特異性高,而尿沉渣細菌計數的陰性好,靈敏度高。2種檢測方法各有優劣,臨床上應該聯合應用2種方法以提高臨床診斷有效性。本研究尚有不足之處,即研究樣本過少,觀察指標比較單一,今后將從多中心抽取樣本進行觀察,以期為臨床診斷提供參考依據。

        參考文獻
        [1]吳志農,周漢義,謝丹,等.尿路感染患者病原菌分布特征、免疫功能及相關因子水平檢測[J].國際檢驗醫學雜志,2019(13):1621-1623.
        [2] O'Brien VP,Gilbert NM,Lebratti T,et al.Low-dose inoculation of Escherichia coli achieves robust vaginal colonization and results in ascending infection accompanied by severe uterine inflammation inmice[J].PLoS One,2019,14(7):e0219941.
        [3] Yamashita S,Kohjimoto Y,Higuchi M,et al.Postoperative Progress after Stone Removal Following Treatment for Obstructive Acute Pyelonephritis Associated with Urinary Tract Calculi:A Retrospective Study[J].Urol J,2020,17(2):118-123.
        [4] Marchetti KA,Lee T,Raja N,et al.Extracorporeal shock wave lithotripsy versus ureteroscopy for management of pediatric nephrolithiasis in upper urinary tract stones:multi-institutional outcomes of efficacy and morbidity[J].J Pediatr Urol,2019:S1477-5131(19)30193-7.
        [5]代建風,李麗.尿路感染診斷中尿常規檢驗的臨床效果觀察[J/OL].當代醫學,2019(20):146-147.
        [6]劉梅娟.血清LPS、CRP、PCT水平檢測在腎結石術后尿路感染中的診斷價值[J].首都食品與醫藥,2019,26(13):75.
        [7]楊春珍.尿路感染患者診斷中尿常規檢驗的應用分析[J].臨床檢驗雜志(電子版),2019,8(4):100-101.
        [8] Bagchi S,Watkins J,Norrick B,et al.Accuracy of catheter-associated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reported to the National Healthcare Safety Network,January 2010 through July 2018[J].Am J Infect Control,2019:S0196-6553(19)30619-4.
        [9]簡毓,吳曦,張鵬,等.膀胱腫瘤患者灌注化療后并發尿路感染的影響因素研究[J/OL].中華醫院感染學雜志,2019(14):2138-2142.
        [10]周宇.輸尿管鏡手術治療輸尿管結石伴嚴重上尿路感染的臨床分析[J].中國醫療器械信息,2019,25(12):122-123.
        [11]陳會霞.尿白細胞檢查和尿路感染診斷與尿細菌培養的符合率的研究[J].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2019,19(49):134,149.
        [12]劉延華.尿路感染預防和診斷治療中采用微生物檢驗的應用價值[J].首都食品與醫藥,2019,26(12):98-99.
        [13]楊春珍.尿路感染患者診斷中尿常規檢驗的應用分析[J].臨床檢驗雜志(電子版),2019,8(4):100-101.
        [14]蔡文祎.不同時間尿檢對尿路感染患者檢查結果的影響與分析[J].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2019,19(47):163,166.
        [15]佟雪琪,王一然.尿常規亞硝酸鹽測定聯合尿沉渣細菌計數檢測篩查尿路感染的效果觀察[J].養生保健指南,2021(3):20.
        [16]杜金龍,羅萬鵬,杜海燕,等.尿沉渣染色鏡檢聯合顯色培養法快速鑒定尿路感染酵母樣真菌的應用價值的探討[J].國外醫藥(抗生素分冊),2021,42(1):48-50.
        [17]王艷奇.尿常規干化學法和尿沉渣檢查在尿路感染診斷中的應用效果評價[J].首都食品與醫藥,2020,27(4):95-96.

        国产片婬乱一级毛片a韩国A片

          <ins id="dlttb"><nobr id="dlttb"><delect id="dlttb"></delect></nobr></ins>

          <mark id="dlttb"></mark><form id="dlttb"><i id="dlttb"></i></form>